你的位置:首頁資訊›入骨婚寵:厲總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閱讀

入骨婚寵:厲總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閱讀

時間:2022-09-16 22:30作者:魚大莉莉 標籤: 厲墨謙 沈時悅 現代言情

前世,她被囚於他們的婚房最終病逝,一朝重生,她竟重生在她給他下藥的那一夜沈時悅守住自己的感情,威逼利誘,只為離婚沒想到,厲墨謙簽下離婚協議後,又反悔了她逃,他追她給他拉紅線,他用紅線把她綁起來他化身妻奴,滿世界追着她跑:「老婆,你去哪,帶上我」沈時悅翻個白眼:…
第3章:沈家還在


第3章:沈家還在 上輩子她認識周年的時候,周年正高三,因為沒有學費,差點輟學。周年家境貧寒,父母都是沒有文化的貧農,家中還有一個剛上學的妹妹,是沈家資助了他,他也很爭氣,那年以將近滿分的成績考上大學,是個妥妥的學霸,畢業後沈啟山又留他在沈家的公司工作。 沈時悅知道沈啟山時很看好周年的,上輩子,沈啟山玩笑般的說起過想讓周年做他的女婿,但是沈時悅滿心滿眼的都是厲墨謙。 「你怎麼在這?」沈時悅扯了扯嘴角。 「正巧有客戶在這邊……」沈時悅知道周年是怕她尷尬隨便找的借口。 「嗯。」 周年似乎察覺到了什麼,轉頭看着沈時悅臉色有些不好,伸手探向她的額頭:「是不是發燒了?」 沈時悅一怔,想要躲開,不過周年已經收回了手:「沒發燒,不過你淋了雨,雖然是夏天,但也要小心別感冒了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」 「好。」沈時悅笑了笑,上輩子,周年就一直對她很好。 兩人上車離開後,一個身影從路邊的車子旁邊走出,他一手撐着傘,一手拿着一把沒有撐開的傘,他直接上了車,回了半山別墅。 「厲總。」 「送到了?」 「沈家那個周年來把人接走了。」 厲墨謙冷笑一聲,「果然是改不了心機,欲擒故縱。」之前幾次三番沈時悅都故意在他面前靠近周年,想讓他吃醋,只不過她真是太高看她自己。 沈時悅沒想到自己還能看見沈家的宅子,沈家作為帝都排行第四的豪門,沈家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園林風格宅院。 「悅悅,公司還有事,我就不進去了,改天空了我再來。」周年把車停在門口,「小瑾最忌總念叨要找你,我爸媽也挺感謝你的,想邀你去家裡坐坐,不知道你周末有沒有時間?」 小瑾,周瑾,是周年的妹妹。 想到那個**可愛的女孩,沈時悅心中柔軟了幾分,她上輩子流產導致沒有了做母親的權利,對孩子更是多了些嚮往。 「有空。」沈時悅微微笑開。 「那我周末來接你。」 周年離開後,沈時悅望着大門大有些愣神,沈家一如她記憶中的模樣。 它還在,沒有毀於大火,沒有變成廢墟。 進了大門,繞過一塊影壁,走過曲折的連廊,沈家的別墅便落在眼前。 她的父親還在,哥哥也在。 幸好上天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,她還可以享受父親和哥哥的疼愛。 可能是因為她夜不歸宿,沈啟山和沈星洲都在客廳坐着。 院子里正在澆花的傭人先發現了她。 「小姐,您回來了。」 傭人對她的態度畢恭畢敬,因為沈時悅在家既任性又脾氣大。 沈時悅點點頭,傭人受寵若驚的跑進屋裡,「先生,少爺,小姐回來了。」 她一進門,沈啟山就站起身來:「時悅,你去哪兒了?一晚上不見人影,電話也不接。」 「爸。」沈時悅輕輕叫了一聲,紅了眼眶。 上輩子,她被禁足在半山別墅後,沒多久,沈家就破產了,一場雷雨,沈家毀於一旦。沈星洲帶着沈啟山去三線城市發展,結果沈啟山卻不堪打擊一病不起,最終病逝,她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。 沈啟山本來準備好了一肚子教育女兒的話,在看到女兒的眼淚就拋之腦後了:「這是怎麼了?是不是厲家那個小子又欺負你了?你跟爸爸說。」沈啟山怎麼會知道女兒心中的想法,他只是捨不得女兒哭。 沈時悅搖頭,她好累啊。 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。 「爸,我先去換身衣服。」 「嗯。」 「好了,爸,你看你,讓你別著急,這不白着急一場。既然妹妹回來了,你可以放心了吧了。」沈星洲認真的盯着手機,嘴上漫不經心的說道。 「你這個當哥的,你妹妹一夜沒有回來,你一點不着急,還在這打遊戲!」沈啟山瞪了兒子一眼,又覺得不解氣,過去踹了他一腳,「你妹妹心情不好,你也不安慰幾句。」 「沈時悅已經是個成年人了,爸,你不要老把她當小孩子,她昨天都已經跟厲墨謙領證了。她心情不好肯定是因為厲墨謙那些破事,等我忙過這些天,給他送點單子去,就說是沈時悅求我的,厲墨謙開心,那沈時悅也就開心了。我覺得您還是操心我一下比較好。」沈星洲調侃道。 「操心你!你就少去去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!好好找個女朋友,你妹妹都跟人領證了,你還孤家寡人,你沒聽到外面青蛙在笑話你么?孤寡……」沈啟山噼里啪啦把兒子說了一頓,喝了口茶,的確,沈星洲說的沒錯,自從沈時悅迷上厲墨謙後,他的喜怒哀樂基本都是離不開厲墨謙的。 沈時悅洗完澡下樓,沈啟山和沈星洲依舊在客廳。 見到寶貝女兒下來,沈啟山安慰道:「是不是那小子的公司又遇到什麼困難了?等你哥空了讓他介紹幾個客戶過去。」 「不要。」沈時悅幾乎要從樓梯上跳下來,「哥,不要在再幫他了,更不要以我的名義幫他。」 上輩子這樣的傻事她做的夠夠的了,恨不得讓全帝都的人都知道她喜歡厲墨謙,厲墨謙只是一個不被親生父親看中的私生子,可她偏要幫他,甚至不惜拉上整個沈家。 可是厲墨謙呢?一心都在盧姍身上,把她對他的真心踩進塵埃之中。 妹子,你是不是昨晚出去跟人打架,把頭打壞了?」沈星洲聽她那麼說,一時間有點難以置信,伸手在她額頭上摸了摸,之前這個妹妹天天恨不得把整個帝都都買下來送給厲墨謙,今天怎麼突然轉了性? 「我認真的。」沈時悅排掉沈星洲的手,一臉嚴肅,「我不喜歡他了,我打算跟他去辦離婚手續。」 沈啟山聽到女兒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,臉色微變。 那厲墨謙,母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三流明星,本想着靠娃上位,結果卻落個母子分離,厲墨謙也是早早就被送出國去,美其名曰是歷練,其實就是不想他涉及晟源的高層核心,基本就是斷了他繼承晟源的可能性,更何況厲老爺子正室還有兩個能幹的兒子,厲墨謙作為一個私生子,差不多這輩子就是個吃穿不愁的閑散富二代了。

入骨婚寵:厲總你老婆又跑了

入骨婚寵:厲總你老婆又跑了

作者:魚大莉莉類型:現代言情狀態:連載中

前世,她被囚於他們的婚房最終病逝,一朝重生,她竟重生在她給他下藥的那一夜
沈時悅守住自己的感情,威逼利誘,只為離婚
沒想到,厲墨謙簽下離婚協議後,又反悔了
她逃,他追
她給他拉紅線,他用紅線把她綁起來
他化身妻奴,滿世界追着她跑:「老婆,你去哪,帶上我
」沈時悅翻個白眼:「抱歉,沒空!」

小說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