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資訊›霍昀阮舟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霍昀阮舟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時間:2022-09-16 22:40作者:盡陽 標籤: 現代言情 阮舟 霍昀

穿成惡毒女配,勇敢追愛
第 1 節 求而不得

精彩節選

Warning: Illegal string offset ‘chaptername’ in /www/wwwroot/yemao/api/web/cp/api.php on line 515

Warning: Illegal string offset ‘content’ in /www/wwwroot/yemao/api/web/cp/api.php on line 515

Warning: Illegal string offset ‘chaptername’ in /www/wwwroot/yemao/api/web/cp/api.php on line 512

Warning: Illegal string offset ‘content’ in /www/wwwroot/yemao/api/web/cp/api.php on line 512

追了霍昀那麼多年,阮舟一直都不明白。
為何他卻總拿個還沒找到的小女孩作借口,將她拒之門外。
直到某一天,她翻出了那個機緣巧合得到的玉佩,失去的記憶開始浮現。
原來,她只是小說里冒認男主救命恩人,為主角相愛增加苦難的惡毒女配。
而玉佩真正的主人,是住她對門房間,同父異母的妹妹阮歌。
她也終於發現,原來自己,竟是一個穿書人。
1霍昀下班回來了。
屋內一片黑暗,他有些疲憊地打開燈,卻看見阮舟就這樣坐在沙發上,身形瘦削,見他回來才抬起頭。」
你回來了,坐,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說。」
她牽強地露出一個微笑。
男人雖然詫異卻也照做。
阮舟從旁邊的包里,拿出一枚玉佩,輕輕地放在了桌上。」
今天我回了一趟家,跟媽媽聊了一會天,聊到了這個玉佩,突然就讓我想起了它的來源。」
男人盯着那個玉佩,呼吸稍稍停滯,沒有說話。」
我追了你五年你都沒答應,你說從小就有喜歡的人,但是有一天你卻忽然抱着我說愛我,要和我一起。」
」你記得嗎,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,我老愛跟你鬧脾氣,質問你到底是愛我這個人還是愛這個玉佩。
然後你就會告訴我這個玉佩是怎麼樣到我手上的。」
」只是你說的,我沒有任何印象,也沒有任何記憶。」
阮舟自嘲地笑笑,」然後我就更加生氣了,我追了你五年你沒答應,因為一塊玉佩你說要和我一起。
於是我逼你想清楚,你到底是愛我這個人,還是愛這個和你有着玉佩故事的人,這也是逼了我自己一把,如果你選我,那我會不顧一切繼續愛你,如果,你只是要那個故事裏頭的人,那我,就嘗試放棄,嘗試不再喜歡你。
我讓你想清楚,然後來公寓找我。」
」那天晚上我穿着那條……哈哈穿着那條睡裙凍了大半晚地等你,我想如果你能出現,能純粹地因為愛我這個人而選擇與我一起,我真想把我身心全部毫無保留地給你。」
」舟舟……」霍昀的聲音充滿了磁性,疲憊讓他的氣息更加的濃郁,他嘗試打斷她解釋什麼,而女人並沒有因此停止了回憶。」
你知道嗎?
那天晚上我都要快絕望了,但當你出現在我房間的時候,我真的覺得,天啊我何其幸運。
這個男人愛我,不是因為我是阮家的女兒,也不是因為一些久遠的故事,他是愛我這個人,所以想與我一起。」
」那種開心,我至今想起來,還能感受到。
只是今天我發現的事情,以及這幾天我們因為阮歌而吵的架,我想我也該醒了。」
」舟舟,你別說了。」
霍昀拉住她的手,有些怒了,卻還是強壓着情緒。
可是阮舟沒有給他解釋和打斷的機會,她必須要將這些話說完,她和霍昀,必須要經過這一遭攤牌。」
霍昀,我當時真的以為你選擇的是我。」
」只是,可能你還是更愛這個玉佩多一點吧。」
女人的語氣逐漸冷淡,事不關己般講述着玉佩的來歷。」
這個玉佩是我 12 歲的時候,懷疑阮歌拿走了我的項鏈,進她房間搜出來的,沒找到鑽石項鏈,我就拿了玉佩抵數。
當年救你的人是我妹妹阮歌,你玉佩的主人,是她。」
阮舟掙脫開來他的手,緩緩地站了起來,她忽然就笑了,霍昀看着她的笑容,有些晃眼。」
萬幸的是,我們還沒來得及結婚。」
她邊說邊拿起來包包,拿出來裡頭的戒指盒。
然後毫不留戀地轉身,朝玄關走去,那裡放着她收拾好的行李箱,可能因為早有準備,剩下的也就這一個箱子的東西了。」
這個房子我已經讓中介掛牌出售了。」
」還有,霍昀,我們分手吧。」
2男人錯愕地說不出一句話,眉頭緊皺,一臉難受,似乎是無法呼吸的模樣,有些頹唐地跌坐在了沙發上,手撐着沙發麵,似乎在強忍着情緒又或者是在調整着呼吸……卻沒有抬頭看她的背影一眼。
阮舟有些失落,快步走出了房子,卻只是走到了電梯廳處,她沒有離開,有些焦急地往房屋方向看去。
她在等。
5 分鐘過去了。
霍昀並沒有馬上追出來。
她仍舊不死心。
又過了 10 分鐘。
20 分鐘……30 分鐘……他也沒有想要出來找任何人。
阮舟自嘲地笑笑,進了電梯。
一早就知道結果的,不是嗎。
可為什麼還一直抱着希望,總想着萬一……萬一呢。
阮舟覺得自己的演技越來越好了,車水馬龍之中,她有些疲憊地擦了擦眸邊的眼淚。
剛才的悲傷,七分是真的,三分是演的。
她是真的很喜歡霍昀,是熱烈地想要嫁給他,願意跟他一起生兒育女,共同扶持的那種喜歡。
和他在一起的這一段時間,甜蜜得就像美夢一樣,霍昀的那些溫柔體貼,那些彷彿還響在耳畔的甜言蜜語,讓她真的產生了一種錯覺。
讓她有了這麼多年的真心追逐終於有了回報的錯覺。
可是他心心念念的,還是那個玉佩的主人,那個在孩童時期拯救過他的女孩,而最近,他似乎已經發現了阮舟並不是他一直在找的人。
真正的玉佩主人,另有其人,是她同父異母的『妹妹』阮歌。
霍昀應該察覺懷疑有一段時間了,所以才會有這段時間,他和阮歌兩人一系列的糾葛,而每一次糾葛,霍昀都站在了阮舟的另一面。
其實,阮舟很早之前就知道霍昀和阮歌的糾葛,當然,她也並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的。
3初三那年,阮舟隨父參加一個家族酒會,當時宴會上發生了一些意外,卻讓她見到了命中大劫,對霍昀一見鍾情。
但年少的她也不曾輕舉妄動,而是將悸動存放在心中,不作理會。
卻沒想到到了高中竟然和他上了一個學校,也終於知道了這個男孩的身份,他是霍昀,霍家這一輩唯一的繼承人。
阮舟覺得這就是緣分,也是上天給她的一個提示和機會。
於是她就開始孜孜不倦地追求。
比起霍家,阮家的實力的確不值一提,可是阮家大小姐,一向不是一個輕易言敗的人,總是要為自己喜歡的東西爭取一把。
何況,霍昀優秀得實在讓人難以忽視。
作為頂級富家子弟,霍家對自己繼承人的素質要求也極高,霍昀升學的成績全校第一,高一開學便作為優秀新生動員代表宣誓,那個記憶中驚艷的身影站在高處,挺拔而耀眼,讓人禁不住心生仰慕與折服。
發現重逢的那天,阮舟風風火火地攔住了獨自下樓回家的霍昀,」你好,我是阮舟,耳元阮,不系之舟的舟。
很開心又見到你,霍昀同學。
今天以後,我們就是好朋友啦!」
而那個男孩只是停下來,面無表情地聽完她的自我介紹,然後露出個疏遠的微笑,」你好,謝謝。
不好意思我現在要回家了。」
禮貌,又拒人於千里之外。
那時候的阮舟太年輕了,年輕得甚至看不懂臉色,又或者她只是下意識地拒絕看懂。
固執地認為那句」謝謝」其實就是同意,就開啟了她漫長的追逐之路。
只是霍昀,他所站的位置真的太高了。
從小被當成霍家繼承人培養的他,優秀和努力的程度讓人髮指,除了基礎的課程,他還參加了各大競賽,甚至還需要上圍棋班,在校園表演中還展示出來了小提琴的技能……阮家雖然遠不及霍家,但也是實力強勁的家族,可在這樣的霍昀面前,阮舟也不由得自相形穢。
這麼美好、完美的人,怎麼可能不讓人動心呢?
霍昀身邊也都是優秀得不容忽視的人,她要讓他看見,太難了。
優秀如阮舟,頭一次感覺自己有莫大的壓力,她喜歡霍昀,喜歡到不顧一切也想和他站在一塊,不是在一起的那種站在一塊,而是,希望和他成為旗鼓相當、站在同等高度的一塊。
她想成為那些人口中,配得上霍昀的人。
更努力地學習、積极參与競賽,甚至也開始參與到霍昀所在的圍棋班、游泳班當中,在課堂之外,侵入他更多的可視範圍。
她不只是出現在那些地方,而是真的努力去嘗試做好這些事情。
她第一次跟霍昀表白的時候,男孩只是沉默了一瞬,然後輕聲跟她說一句,」不好意思。」
不是」不喜歡」、不是」不合適」、不是」拒絕」,僅僅是不好意思,他這是不是沒有拒絕得很堅定呢?
阮舟這樣的安慰自己。」
沒關係,你還不了解我,所以不喜歡我很正常,我們來日方長!」
那時候的阮舟,自信得讓人無奈。
整個高一,阮舟和霍昀表白了三次,都被他禮貌卻又毫不留情地拒絕了。
可是阮舟依舊沒有氣餒,因為她覺得追求霍昀這件事,是有進度的,從最開始只能在演講台下為他鼓掌,到後面她也能站在演講台上接受掌聲;從一開始她只能觸摸圍棋入門門檻,到終於擁有了和他對弈的資格,甚至差點就能和他一樣得到代表校隊競賽的資格……她每一步的努力,能讓她更靠近霍昀。
4那日她暈倒在競賽班的時候,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校醫院,而霍昀坐在一邊,見她醒來,十分無奈地問她,」阮舟,你喜歡數學嗎?」
女孩有些無措,他卻並不執着於得到答案,而是自顧自地說道,」我是霍家的人,能不能參加競賽、得不得獎,甚至讀不讀書,對我的身份來說,沒有任何意義,我只是需要去參加,只是需要得獎,霍家繼承人的履歷不管在任何階段都得比平常人更燦爛而已。」
所以,你沒有必要為了追趕我,而搭上太多的精力,甚至是折損健康。
女孩臉色蒼白地躺在病床上,卻依舊要強,一板一眼地說道,」霍昀,我是阮家的大小姐,也是要繼承阮家的,我也會成為很優秀的人,我也可以成為你的履歷中更燦爛的那部分。」
他沒有看她,只還是垂眸道一句,」不好意思。」
再一次拒絕了她。
可在小舟看來,霍昀並非對她不管不顧。
高一,她表白了三次,被毫不留情地拒絕了三次。
可在高二那年,她再一次表白的時候被群嘲,不久後卻忽然傳來了霍昀被記過的消息,原來他和某個同學打架了,而阮舟清楚記得,那個男的是當天群嘲她那群人中,最起鬨的那個。
雖然她很擔心霍昀,但是那一刻她內心是喜悅又興奮,她以為她終於有機會了,畢竟衝冠一發為紅顏,她覺得自己多少在霍昀心中是有點地位的。
但是接下來高二時期她又表白了兩次,還是被拒絕了。
而在這不久之後,霍昀終於大發慈悲地告訴她:」你很好,只是我有一個從小喜歡的女孩。」
阮舟哪裡是輕易放棄的人,霍昀單身,如果是從小喜歡的人,為什麼她一直沒看見他周邊有女孩,為什麼他們沒有在一起?

說明她還是有機會嘛!
霍昀明明有動心!
阮舟好幾次都覺得是自己錯覺,於是讓閨蜜王穎盈幫忙留意後,她也認為霍昀是有點意思的,只是一直在抗拒接受,認可阮舟絕對不是單相思。
這狗男人慾拒還迎的姿態,阮舟暗暗發誓,今後一定要讓這個男人全心全意愛上自己。
5高三,阮舟改變策略,不再積極主動出擊,卻用默默無聞卻又有跡可循的方式,就像甘霖滲透沙漠一樣,雖然雨露陷入縫隙再無蹤影,但是日積月累,總會栽種出綠洲。
她開始各種各樣對霍昀好,為他帶早餐,晚自習後給他塞一瓶溫過的牛奶,為他整理生物化學的筆記……卻再也沒有表白。
半年多的堅持,連霍昀身邊的兄弟都默默地認可她的位置,他們一致認為,霍昀可能不會談戀愛,但是如果要談,身邊那個位置一定會優先是阮舟。
因為霍昀沒有拒絕那些熱牛奶。
沒有任何一個大男孩可以輕易拒絕一個女孩卑微又不求回報的溫暖。
因為認真地跟着霍昀的腳步,高三的阮舟拼了命學習,成績飛升,拚命緊追霍昀的步伐,想和他站在一樣高度的舞台上。
而後來知道真相的阮舟在復盤的時候,也理解到了努力可能是一部分原因,還有一部分原因應該是她的女二光環,畢竟女二,啥啥都好,出色動人,可男主就是不喜歡。
當然,此時努力的阮舟尚且還不知道自己只是個女二,她覺得自己鋪墊的時間已經夠長了,在高三的某個夜晚,央求了別人,將霍昀約到了學校後山,在月色之下緊張地訴說著自己的愛意。
而那個男孩在月色之下,臉色動容,沉默許久,終於施捨出來了一句對不起,然後告訴她多年以前曾許下的承諾。
有人曾以生命冒險救他一命,他承諾了要娶對方為妻,一生守護。
阮舟消沉了好一陣子,但是她又一想,這種孩童時候的承諾,大概也做不得數,霍昀也沒說不喜歡她,以後要是碰見了那個救人的女孩,他們兩個再好好補償她就是了,不至於要用一生幸福作為回報的代價。
高考之後,阮舟又去找霍昀表白一次。
恰逢兩個班聚會,居然選在了很近的兩個餐廳,她那天喝了點小酒,其實就喝了一小杯,為了壯膽。
偷偷讓穎盈拿來了白酒和噴瓶,隨身帶着,到了餐廳門口,偷偷地往自己的身上噴。
然後可憐地在霍昀班餐廳門口的人行道蹲着,眼巴巴地看着門口,等着他出來。
確保他一出門就能看見她。
為了看起來更加真實,她還給臉頰和耳垂打了腮紅。
想要藉著醉酒的借口痴纏他一番。
只是明艷張揚的臉,滿身酒氣和微醺的醉態,還沒等來霍昀,就先引來了幾個混混。
這倒是阮舟沒想到的。
6女孩原本還蹲在路燈邊上,看着就是好一個楚楚無辜,我見猶憐的花季少女,圍起來的三人擋住她的視線,她有些生氣地抬起頭,」你們擋到我了。」
三個頭髮花里胡哨的小混混正笑着看着她。」
小姐姐,這是沒錢回家了嗎?」
」很晚了,你一身酒氣回家肯定要挨罵,哥哥開個房間給你休息啊?
!」
邊說還邊去拉扯阮舟。
阮舟實際上也不是一個嬌滴滴的女孩子,阮家雖然比不上霍家,也算是世家大族,她從小也有學習一些防身術,但是一個 18 歲不到的小女孩對戰 3 個身強體壯的街頭痞子,那就是痴人說話。
她都要嚇哭了,強忍着不露怯,掙脫了幾下,還嘗試拿腳去踹對方。」
妹妹別鬧,媽媽來找了,大晚上不回家出來喝酒幹嘛,你都多大了,一點不為家裡人考慮,盡讓哥哥們操心。」
這幾個混混還是有腦子的混混,怎麼還用上了人販子的招數?

明天的頭條會不會就是:震驚!
阮家大小姐未成年醉酒,慘失清白遠走他國!」
你們放開我嗚嗚嗚嗚」阮舟幾近絕望,緊緊抓住燈柱不肯放。」
你們拉扯我女朋友幹什麼?」
熟悉的聲音響起。
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,阮舟覺得她再也逃不出那個叫霍昀的咒語了。
聽到了熟悉的聲音,她稍稍一愣回頭,看見霍昀和他的同學正巧出來,他面無表情地質問着,大步地走了過去,將阮舟拉了過來,他的幾個兄弟往他身後一站,那三個混混見對方人多勢眾,一下子就沒了底氣,只好狠狠地瞪了霍昀一眼就趕緊跑了。
阮舟哭唧唧地跑向男孩,」霍昀,還好你來了嗚嗚嗚嗚……」對方一臉嫌棄地抓住她雙肩,稍稍拉開了她,讓雙方產生距離,阮舟還沒來得及哭訴,就看見對面的男孩一臉嚴肅,皺着眉質問她,」你這是喝了多少,這麼大酒味?
阮舟,你成年了嗎?」
」要是我們晚一步出來,以後是不是就要去哪個天橋底下才能看見你?」
」你是不是以為你自己那三腳貓功夫特別厲害?
!」
兇狠的程度比之教導主任更甚。
阮舟自知理虧,但是她剛受了驚嚇,心裏頭委屈極了,一邊啜泣一邊伸出小拳拳打在了霍昀身上,」我只是想來找你,我就是瘋了才會大晚上不回家,在馬路邊上等你!
我都快嚇死了你還凶我,霍昀你是不是沒有心?」
她知道,這個時候,其實最佳的做法應該是露出我見猶憐、要哭不哭得委屈又堅強的模樣,溫聲細語地訴說自己只是迫不及待地想見他,告訴他內心的恐慌,說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了……然後趁機多製造一些肢體接觸,年輕的男孩怎麼樣能抵擋溫香軟玉在懷呢?
7阮舟一直都清楚自己的優勢,不是她自負,是她真的漂亮得不像話。
但她剛才實在是忍不住,甚至還動手去打剛才救了自己的人,雖然她揮完拳頭就後悔了。
霍昀沒有說話,別過頭不看阮舟,身後的幾個兄弟連忙打哈哈,」老霍我們先走了,你就趕緊送小舟回家吧……」稀稀落落的人連忙走掉。
就剩下他們兩個,霍昀看都不看她就開始往回走。
阮舟有些尷尬,剛發完脾氣的人有些不好意思,她還沒想好要怎麼去打破這個尷尬,遲疑之間,沒有跟上去。
霍昀見她不動,回過頭來嘆了嘆氣,見她還是不走,又走到了她跟前,居高臨下。」
你知道自己錯了嗎?」
他道,毫無感情。
他為什麼就不能有些好的語氣呢?
但是阮舟還是一臉乖巧地點點頭,這種狀態,還是認慫比較實際。
之後又陷入了該死的尷尬和沉默。」
霍昀,要畢業了,你還沒有一點點喜歡我嗎?」
他不說話,不知道是不是夜深露重,等不到回答的阮舟覺得有一點點心涼。
那頭的男孩沒有看她,轉回頭去,背對着阮舟輕聲說道,」阮舟,我告訴過你的。
我很小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女孩子,我答應了她的,要讓她做我的新娘。」
那溫和的語氣,不知道是在說服着誰。
只是在那一秒鐘,阮舟幾乎就脫口而出:那沒關係,她做你新娘之前的時間可以給我啊,你娶她之前我再麻溜地滾。
她差點就要說出這卑微的建議了。
但她沒有。
因為今晚她的確被嚇到了,被嚇到的人是不能好好思考的,她害怕明天一醒來她就後悔,可不能輕舉妄動。
兩個人往家的方向走,阮舟看着兩個人的被路燈拉得長長的影子。」
霍昀,你想好報哪個學校了嗎?」
8阮舟一直都覺得人如果要獲得什麼東西,就一定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她想要得到霍昀,那她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能做到呢?

心中有數:和男主的倒計時愛戀

心中有數:和男主的倒計時愛戀

作者:盡陽類型:現代言情狀態:連載中

穿成惡毒女配,勇敢追愛

小說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