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資訊›林昭陽宋擒最新章節

林昭陽宋擒最新章節

時間:2022-09-16 22:41作者:游三 標籤: 宋擒 林昭陽 現代言情

天才籃球少年x軟糯仙女學霸,互相治癒
第 1 節 還有誰不服?一起上

精彩節選


籃球場,宋擒隔扣了我哥。
還放狠話:」離我女朋友遠一點,這次是警告。」
我哥斂眉,走向我:」這就是你交的男朋友?」
我腿一軟,差點跪到地上。」
哥,我錯了。」
不遠處,宋擒的表情,像是吃了屎。」
你叫他什麼?」
哦,我忘了,他倆是死對頭。
1.陳稚夏到籃球場時,平時沒什麼人的球場,現在很是熱鬧。
柵欄網外,停了幾輛重型機車,球場邊坐了一圈人,里三層外三層,堵得水泄不通。
球場**,MC 拿着麥克風,激動且亢奮的聲音,透過音箱,傳到每一個人的耳中。」
林昭陽一個後撤步!
後仰跳起!
野馬緊跟防守!
但是很可惜,遲了半步,林昭陽已經投出了這個球!」
哥哥進球了!
聽到解說,陳稚夏的臉上閃過喜色,想跑進去看比賽,卻被人從身後一扯,她轉過頭,看到一個生面孔。」
美女,一個人來看球?」
他身上有一股很重的酒味,陳稚夏嫌惡地皺緊眉,從包里摸出手機,想給哥哥打電話。
醉漢看她摸出手機,湊過來,說:」加微信嗎?
你掃我還是我掃你?」
掃個屁。
迎面走過來兩個男生,陳稚夏計從心頭來,繞過醉漢,跑過去,說:」怎麼才來啊?
我都等你們好久了。」
陳稚夏一邊說,一邊往旁邊使眼色,醉漢走了過來,探了探頭,說:」你朋友?」
宋擒只是想來籃球場練練球,這兒沒他認識的人,更不會有女生喊他。
他一看這局面,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,臉上浮起一絲不耐,不答反問:」有事?」
宋擒長得高,面相也凶,現在眉頭擰成一結,一看就很不好惹。
醉漢反應慢了半拍,就被人拉到了一邊,點頭哈腰:」不好意思啊,喝多了,喝多了。」
這男的剛才一直站在旁邊,也沒見他站出來,現在看到有男的來了,就說喝多了,真討厭。
陳稚夏一直瞪着他,他拽着醉漢了走進去,她收回視線,鬆了一口氣,說:」謝謝你們。」
宋擒沒接茬,和他一起來的大頭,指了指裏面,問:」沒事沒事,小姐姐,裏面比什麼呢?」
陳稚夏這才發現,他倆也是生面孔,給他們介紹:」野球杯啊。」
他倆聊天的空當,宋擒已經進去了,找了個角落運了兩下球,動作隨意,但很吸引人的眼球,陳稚夏不懂籃球,但感覺他的動作很好看,一看就是經常打球的。
也對,他長這麼高,說不定跟哥哥一樣,也是專業球手。
大頭尬笑了下,說:」他就這樣,裝高冷,小姐姐你別和他一般見識啊。」
陳稚夏笑着搖搖頭,聽到解說,哥哥又進了一球,她已經等不及想進去了。
大頭四處瞅瞅,瞥到一旁的牌子上,寫着幾個大字:第一名,**十萬元。
他嚇了一跳,問陳稚夏:」第一名給十萬?」
」對啊。」
陳稚夏朝他招招手,說,」我先進去了,等下聊。」
正好,大頭也想進去,他朝宋擒跑過去:很興奮:」擒哥,你猜我打聽到什麼了?」
宋擒在運球,沒說話,也沒聽到。
大頭拍了下他的肩膀,指着那塊牌子,說:」十萬啊!
擒哥!
有了這筆錢,你還愁什麼醫藥費?」
宋擒被他一拍,球沒運住,但也沒丟,還在他掌控的節奏里,他又運了一下,使了點勁,球高高躍起,落進他的掌心。
他轉過頭,看向那塊牌子。」
三分!
三分命中!
林昭陽殺死了這場比賽!
讓我們恭喜林昭陽!
拿下了本場比賽的勝利!」
」這也是林昭陽拿下的第三個冠軍!
三連冠!
尖叫聲!
讓我們恭喜三連冠林昭陽!」
話沒說完,從遠處直直飛來一個籃球,朝 MC 砸來,他低頭閃了一下,最後一個字沒說完。
他罵了一句」我去」,抬起頭,才發覺人群之外,站了一個人。
他穿了一身黑,寸頭,很高,目測快兩米,肩膀很寬,小臂的肌肉緊實,線條分明,看起來很瘦。
但打球的都知道,他的腱子肉都藏在衣服底下,一看就是練出來的。
他沒穿籃球鞋,邁步朝他們走來,越過人群,走到球場**林昭陽面前。
剛剛彈出去的籃球,砸到柵欄網上,落到地上,滾到宋擒腳邊,他腳一勾,把球控在手裡,往前一傳,林昭陽接住了。
宋擒一笑,臉上掛着不羈和傲氣,問:」玩玩?」
話音剛落,場上就躁了起來,有人起鬨,有人尖叫。
按照規定,宋擒沒報名,自然沒資格參賽。
但誰不想看熱鬧呢,更何況,這裡是一群熱血躁動的街球手。
林昭陽低頭,看着手上的籃球,不知名的雜牌子,膠皮還有些開裂。
他抬起頭,迎向宋擒挑釁的目光,好戰心也被他挑了起來,勾勾唇,說:」行啊。」
2.來者不善。
陳稚夏看到挑釁的人是宋擒,傻了。
幾分鐘前還向她伸出援手的人,變成了哥哥的敵人。
她看到林昭陽走下來,連忙迎上去,遞給他水和毛巾,問:」哥,沒事吧?」
林昭陽擰開水,喝了兩口,潤潤嗓子,說:」沒什麼,玩玩而已。」
三毛也跑過來,給林昭陽按肩膀,像是比賽前給拳擊手按摩的教練。
他一向貧嘴,這會兒還在開玩笑,說:」妹妹,你放心,陽哥很強,這點小嘍啰還不是他的對手。」
話音剛落,就被林昭陽踹了一腳:」誰是你妹妹?」
」哎呀,陽哥,你妹妹就是我妹妹,兄弟齊心不分家嘛。」
」那你女朋友是不是也是我女朋友?」
這個死妹控。
三毛語噎,沒話了。
十分鐘後,休息時間結束,林昭陽扔了毛巾,上場。
場邊很熱鬧,剛才還坐着的人,現在都站了起來,這是街球手的比賽,宋擒是個生面孔,沒人知道他的底細。
有人開了賭局,賭這場比賽的最終贏家是誰。
陳稚夏走向人群,拿出錢包,把幾張百元大鈔摔到桌上,說:」押林昭陽。」
有女生帶頭,男生吹了聲口哨,不甘示弱,有人掏錢包、有人掏手機,全都押注林昭陽。
完全是一邊倒。
有人在挑唆,說:」這還玩什麼,沒人押黑馬啊,你們是不是玩不起?」
大頭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,拍了拍宋擒,宋擒看過去,眼色沒什麼起伏,大頭氣不過,想走過去,宋擒拉住了他,先他一步,走進人群,摸出錢包,扔進人堆里:」押我。」
」all in.」3.他一出來,氣氛更加燥熱,被煽動到了極點。
陳稚夏臉燒得慌,不敢去看宋擒的眼睛,畢竟人家剛對她伸出援手,現在這樣,的確有些忘恩負義。
但她心裏很清楚,哥哥為這個比賽付出了多少努力,她在心底默默給宋擒說了句抱歉,抬起頭,迎上他的視線,才發覺他視線平靜,薄唇輕啟,淡淡開口:」你輸了。」
他的語氣實在是太過風平無波,好像一切已成定局,這是一種胸有成竹的自信。
陳稚夏別開眼,嘀咕了句:」哥哥不會輸的。」
是嗎。
難得,宋擒唇邊掀起一抹淡笑,看着她,慢悠悠地說:」那你就看好了,看好,我是怎麼贏他的。」
4.比賽開始。
林昭陽率先進了一個三分,現在是宋擒的進攻局。
陳稚夏回頭,往球場那邊看,都是大高個,擋住了她的視線,她踮着腳,看不太到,只能聽三毛的解說。」
看小寸頭這架勢,是也想投個三分啊,沒戲,他也太看不起陽哥了,我草!
玩假動作啊。」
宋擒的速度極快,裝作要投三分,騙林昭陽過來防守,在他出手的一瞬間,他收球快攻,林昭陽慢了半步,追在他身後,眼睜睜地看着宋擒上籃得分。
3:2。
全場歡呼。
雖然比分沒追平,但至少沒被壓制,有機會。
宋擒持球,走到中線,把球傳給林昭陽,指了指他,又指了指自己,說:」來,過我,三連冠。」
」靠,他還挑釁陽哥,真沒品。」
陳稚夏看不到,急得很,只能硬着頭皮往裡擠,她是女生,大家都會避讓,很快就擠到了前排。
她剛一站定,就看到林昭陽被蓋帽,MC 激動得喊破了音:」黑馬!
一匹黑馬衝出賽道!
請林昭陽吃火鍋!」
」林昭陽會如何應對呢,讓我們拭目以待。」
就在剛才,MC 還是個陽吹,一直在吹林昭陽的球技,這才多大一會兒,就一百八十度大轉變。」
別擔心,才一分,哥哥追得上。」
話是這麼說,但在兩人水平如此接近的賽局上,落後一分,可能就永遠追不回了。
陳稚夏的預想沒有錯,到了宋擒的進攻環節,他這次沒假裝投籃,而是快速運球突破,林昭陽跑位跟了上去,宋擒要投籃,林昭陽伸出手,也想回他一記蓋帽,但他太過着急,誤判了,宋擒沒投籃,可他已經起跳,沒機會了。
宋擒利用他起跳的瞬間,突破,上籃得分。
3:4。
反超一分。
5.陳稚夏不懂籃球,但也看得出來,哥哥已經完全落入了這個男生的節奏里。
接下來幾局,宋擒一路開掛,林昭陽頻頻失誤,連上籃機會都沒把握好,球出框,又落後了 2 分。
最後一局,宋擒一記 3 分,落網命中,結束了這場比賽。
MC 在歡呼,把剛才林昭陽投中 3 分結束比賽的解說詞,又重複了一次,只不過這次的主角,是宋擒。
跟周遭的躁動截然相反,宋擒的臉上沒什麼表情,像是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這副沉穩的表情,讓人看着更加不爽。
他臉上掛着汗,汗塌**後背,他掀起黑 T 的衣擺,擦了下臉上的汗,露出緊實的腹肌。
察覺到她的視線,他看過來,愣了一秒,笑了下,肆意張狂,用口型問:」看到了嗎?」
討厭鬼。
陳稚夏沒理他,撇開眼,迎上她哥,林昭陽臉色有些難看,喝了口水,把剩餘的水倒在頭上,沖了沖腦袋。」
走,我們回家。」
陳稚夏背上包,跟在林昭陽身後,轉過頭,看到宋擒站在中心,掃了一圈坐在場邊的人,與他對上眼神的人,全都低下頭,不敢和他對視。
MC 把麥克風遞給他,他接了過來,開口,音量不大不小,音色很沉,足夠所有人聽到。」
還有誰不服?」
」一起上。」
無人回答。
十秒之後,裁判舉起麥克風,激動亢奮地宣布:」我宣布——」」第十一屆野球杯比賽,一打一,冠軍得主是!
帥哥,你叫啥來着?」
宋擒神色淡淡,回答:」宋擒。」
」好!
冠軍屬於宋擒!」
讓我們有請野球俱樂部的創始人,為冠軍宋擒頒獎!」
6.那天之後,陳稚夏再也沒見過宋擒,但他成了圈裡的焦點,大家都在討論他,都在找他。
與此同時,一夜之間,林昭陽變成了群嘲對象。
大家都在尋找打敗魔王的宋擒,但他像消失了一樣,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哥哥比之前還要拚命,每天上午抱着籃球出去,夜裡才回來。
陳稚夏去過那個球場,沒見過宋擒,也沒見過哥哥,倒是見到幾個之前一起和哥哥打球的男生。
那次比賽之後,除了三毛,其他人都很默契地抱團疏遠林昭陽,把他趕出了這個籃球場。
沒找到人,陳稚夏想走,卻被口哨聲攔住了,幾個人跑過來,把她圍在中間,不懷好意。」
妹妹來了?
怎麼不打聲招呼就走了?」
」誰是你妹妹?
這讓我們的三連冠聽見,又得罵你了。」
」是啊,不過,怎麼好幾天沒見到我們三連冠了,輸了球,連球場都不敢來了?」
一唱一和,陰陽怪氣。
陳稚夏不想聽這種垃圾話,她低着頭,埋頭往前走,說:」我要回家了,麻煩你們讓一讓。」
她往左走,左邊的人攔住她;往右走,右邊的人攔住她。
只需兩個回合,陳稚夏就懂了,他們是故意的,就是不想讓她走。
她索性不走了,站在原地,抬起頭,提高了音量,問:」你們想怎樣?」
」不怎樣?」
其中一個紅毛,右手搭在眼鏡男的肩膀上,朝她揚揚下巴。」
我們哥幾個,之前一直跟林昭陽不對付,今天他不在,作為妹妹,你替他道個歉,怎麼樣?」
不對付?
不是他們求着哥哥讓他們錄視頻,發到網上漲粉的時候了?
不是他們天天跟着哥哥屁股後面,甩都甩不掉的時候了?
一群見風使舵的人渣。
天黑了,球場上沒多少人,再這樣耗下去,只會越來越麻煩。」
對不起。」
陳稚夏無意和他們糾纏,就當被狗咬了一口,道完歉,抬頭,直視他的雙眼,不卑不亢。」
可以了嗎?」
沒想到她會這麼乾脆,紅毛抓了抓頭髮,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,說:」妹妹,這可不算道歉啊?」
」那你想怎樣?」
陳稚夏的耐心也快被耗盡了。
她攥緊了手機,規划著逃跑路線,萬一出什麼變故,她先大喊,引起別人的關注,再逃跑。
萬一沒跑出去,也要找到機會報警。
紅毛思索了片刻,指着眼鏡男,笑得很猥瑣,說:」不然你親我兄弟一口,這事就算了。」
」你別欺人太甚!」
」我就欺人太甚,你能怎麼樣?」
話音剛落,遠處砸過來一個籃球,正中紅毛的太陽穴。
他疼得彎下腰,捂住腦袋,罵了一句,回頭,問:」誰啊!」
籃球場的另一個半邊,籃網下,站着一個男生。
他穿了一身黑,身形挺拔,臉色很沉,像是索命的黑白無常,只有他一人,背着光,影子拖得老長,一步步,朝他們走來。
是他。
離近了,陳稚夏看清楚了,正是消失已久的宋擒。
見到是他,紅毛也愣住了,氣焰消下去不少,揉了下腦袋,說:」是你啊。」
宋擒點頭,瞥了陳稚夏一眼,還有她旁邊的幾個男生,低身,撿起籃球,握在手裡。」
不好意思,手滑。」
」哦,沒事,下次注意就行,都是在這兒打球的,交個朋友?」
」不了。」
宋擒拒絕了,說,」我不和傻逼交朋友。」
他說出這話時,表情沒有任何變化,就跟他那天拿了冠軍時一樣,淡着張臉,不憤怒,也不激動。
好像沒有任何事能夠挑動他的情緒。
陳稚夏以為自己聽錯了,怎麼會有人,心態如此強大,面對面罵人,還能保持面不改色。
紅毛愣了一秒,反應過來,上頭了,揪住宋擒的衣領,說:」你他媽罵誰傻逼呢!」
宋擒攥緊他的手,把衣領掙了出來,紅毛手指攥紅了,但是勁沒他大,只能硬生生被掰了下來。
宋擒還是神色如常,看那樣,像是一點沒使勁,說:」誰應我,我就罵誰呢。」
紅毛氣笑了,說:」兄弟,我看你球打得不錯,本來想給你點面子,你他媽蹬鼻子上臉是吧?」
宋擒已經不想再和他吵架,沒意思,他看向呆站在原地的陳稚夏,問:」走不走?」
陳稚夏一愣,指了指自己,懷疑地問:」我?」
」不然呢?」
還是你想被他們堵在這裡?」
雖然不知道宋擒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,又為什麼會救她,但陳稚夏還是朝他走過去。
才邁出去一步,就被眼鏡男拽了回來。」
讓你走了嗎?」
紅毛站在陳稚夏身前,擋住宋擒的視線,說:」想英雄救美是吧?
來啊,打一場,贏了就讓你們走。」
宋擒皺眉,他只是看她眼熟,順手搭救,沒想到會惹來這麼多的麻煩。
他只想速戰速決,瞥了眼紅毛,說:」沒必要費勁,你們不是我的對手。」
」啪!」
紅毛一巴掌打掉了宋擒手裡的籃球,吼道,」誰說和你打球啊!
兄弟們!
一起上!」
7.陳稚夏下意識閉上了眼,不敢看,但只閉了一秒,她就睜開眼。
不行,不能這麼沒義氣,她要報警。
剛睜開眼,就看到宋擒一腳一個,把兩人踹翻在地,他們雖然人多,但是拳腳毫無章法,根本碰不到宋擒,倒是被他耍得團團轉,還借力打力,甩出去好幾個。
等到他們都趴在地上,宋擒才撿起地上的籃球,氣都不帶喘一下的。」
我說了,你們不是我的對手。」
」不論打球,還是打架。」
他看向陳稚夏,問:」走不走?」
陳稚夏點點頭,又搖搖頭,舉起手機,說:」剛剛,我報警了。」
靠,更麻煩了。
宋擒眉頭緊皺,後悔剛才頭腦一熱,多管閑事。
半個小時後,接到消息的林昭陽,來接陳稚夏回家,見到他,宋擒愣了下,他怎麼來了。
看到宋擒,林昭陽也愣住了,把陳稚夏拉到一邊,問:」怎麼回事兒,他欺負你了?」
」不是。」
陳稚夏搖搖頭,把林昭陽拉到一邊,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他講了一番,只是去掉了那些人逼她道歉的部分。
宋擒站在不遠處,聽不清他們說話,就看到他們頭挨着頭,挺親近的。
女孩個頭就到林昭陽的胸口,她很瘦,穿了件白色 t 恤,風一吹,空蕩蕩的,勾勒出她纖細的腰身,她扎了個丸子頭,幾縷碎發落在她的脖頸,燈一照,皮膚白得發亮。
哦,想起來了,就是那個輸給他幾百塊的白眼狼。
挺好的姑娘,就是眼光有點差。
宋擒收回視線,看到林昭陽怒氣沖沖,走到紅毛身後,踹了他凳子一腳:」起來!」
宋擒覺得怪有意思,抱臂看熱鬧,怒髮衝冠為紅顏啊,那天輸了球,都沒見他這麼激動。
林昭陽下一秒的動作,讓在場幾人都傻眼了。
紅毛不情願地站起來,嘴唇動動,還沒說話,就被林昭陽一拳掄到臉上。
紅毛覺得丟臉,急了,想回過去一拳,被民警攔住了。」
幹什麼,**局打架,都不想回家了是不是?
都給我坐下!」
林昭陽沒坐,指着紅毛,還有他的狐朋狗友,警告:」再有下次,就不是打你一拳那麼簡單了。」
紅毛撇撇嘴,露出一個不屑的表情。
林昭陽瞪紅了眼,說:」如果不信,你們可以試試,我保證讓你們線上線下,都混不下去。」
說完這話,林昭陽拽着陳稚夏走了,只是在經過宋擒時,他略停頓,說:」謝謝。」
宋擒一怔,收起嘴角不咸不淡的笑意,回了句:」沒什麼,順手。」
那語氣,真的很順手,像是救了一隻路邊的流浪貓。
出門之前,陳稚夏回頭看了一眼。
少年一身黑,隱在黑暗中,他的骨相本就硬朗,光影映照下,比平時還要利落。
他垂着眸子,不知道在想什麼,察覺到她的視線,他抬起頭,黑沉的眼眸,望不到什麼情緒。
視線相接,陳稚夏一怔,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,她張了張嘴,無聲說了句。」
謝謝。」
8.從派出所出來後,林昭陽走得很快,一直沒說話。
陳稚夏知道自己做錯了事,也有些慫,跟着他走了一路,一句話也不敢說。
林昭陽腿長,現在走得又快,陳稚夏實在跟不上了,只能發出討好的笑,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。」
哥,今天的事,你應該不會告訴爸媽吧?」
林昭陽瞥她一眼,見她臉上出了層汗,放慢了腳步。」
現在知道怕了?
以後還敢大半夜不回家往外跑嗎?」
」不敢了哥,再也不敢了,我保證,你千萬別告訴爸媽啊。」
林昭陽從鼻子里哼了一聲,沒接茬。
陳稚夏放心了,開學之後,她就是准高考生了,這事兒要是讓爸媽知道,免不了一頓教訓。
上車之後,林昭陽想到什麼,隨口問了句:」你和那個宋擒,怎麼認識的?」
陳稚夏拉過安全帶,愣了一秒,沒想到哥哥會問她這個問題,她老實回答:」我們不認識啊。」
也對,她怎麼會認識那種渾小子。

為了你的榮光

為了你的榮光

作者:游三類型:現代言情狀態:連載中

天才籃球少年x軟糯仙女學霸,互相治癒

小說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