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資訊›入骨相思君不知免費

入骨相思君不知免費

時間:2022-09-19 22:26作者:小妖美美 標籤: 古代言情 帝琰 梨夭

  從後宮嬪妃,到前朝重臣,再到別國使臣,無一不遭她毒手,天下百姓皆稱她妖妃禍國,要誅了她  可沒人知道她住的青嶺山很美,有疼她的父君和母妃,也有溫潤如玉的哥哥,都被凡人一把火燒的片甲不留……
第1章 妖妃

精彩節選


  『潑呲……』
  
  鮮紅的血濺在被冬雪包裹的梅花上,穿着精緻華麗的女人,雙目圓睜的倒在雪地里,在場的人都嚇的直抽涼氣。
  
  梨夭嘴角含笑的看了眼被鮮血污了的匕首,厭惡的丟在雪地里。
  
  目光溫柔的看向一邊被嚇傻的宮女:「記得把她身上的狐裘扒下來,送去鹿台宮。」
  
  宮女顫抖的跪在地上,「遵,遵梨妃娘娘令。」
  
  梨夭滿意的收回目光。
  
  剛才還試圖讓她當眾出醜的寵妃們,看到王上新納的妃子被她囂張的斬殺國宴之上,臉上只剩驚恐。
  
  梨夭雙眼妖媚的對上高台上男人深邃的目光,恭敬的俯了俯身,「臣妾有些乏,先回宮了!」
  
  說完,不顧男人漸冷的目光,傲然的帶着宮人浩浩蕩蕩離開。
  
  國宴重臣,心中各自暗嘆她妖妃跋扈,卻無一人敢上前諫言。
  
  梨夭前腳剛回到鹿台宮,男人後腳趕到,看着一身帝王玄袍的帝琰,梨夭眼底冰涼!
  
  絲毫沒了剛才外面的溫柔嬌媚。
  
  帝琰額頭青筋暴跳的來到她面前,隱忍着怒火:「陳妃狐裘乃周國進貢,你何必遷怒她?」
  
  梨夭端起面前的酒,仰頭而盡。
  
  酒盅重重的磕在案几上,她語氣里亦是壓着隱怒:「王上的意思是,陳妃是無辜的?」
  
  那她的萬千族人,何其無辜?
  
  看着一生玄袍的男人,梨夭想到了他們的初遇,那時候他一身月白長袍,清冽又乾淨……
  
  他告訴她,香狐族帶香氣的狐毛,是一味奇葯,能解世人瘟疫之苦痛。
  
  她幫了他!
  
  然而再相見,他們之間隔着青嶺山的火海,滿山香狐被剝皮抽筋,血染紅了烈火,烈火燒紅了整座山。
  
  現在和她談無辜?
  
  起身,來到男人的面前,冰涼的手指撫上男人寒涼清雋的輪廓:「知道鎮魂鎖刺穿身體,有多痛嗎?」
  
  「夭兒!」
  
  帝琰身上怒氣崩散,一把捉住她冰涼的小手,眼底的冷意散去,隱着濃濃的疼痛。
  
  只是一瞬梨夭便抽出自己的手,轉身走向窗前,看着外面的皓皓白雪。
  
  語氣如同這寒冬般,沒有任何溫度:「妖力盡散,妖骨焚毀,是烈火焚身的痛。」
  
  她的聲音很輕,卻讓男人渾身血液逆流。
  
  疾步來到她背後,一把將她摟入懷中,那一刻梨夭清楚的感覺到他身體的顫抖。
  
  然而梨夭卻是嘴角揚着冰冷:「你答應過我,我跟你回來,你便再不讓任何人傷害狐族。」
  
  即便是一隻沒有任何修為的狐狸,也不會。
  
  可你,到底是食言了!
  
  帝琰抱着她的力道緊了緊,溫熱的呼吸撲灑在她耳邊,「今日是個意外,乖。」
  
  他輕聲的低哄。
  
  然而梨夭冰冷的沒有任何回應。
  
  宮司來請了好幾遍,說是使臣有要事相商,帝琰才不舍的起身。
  
  離開之前拉過梨夭冰涼的小手,「孤晚些時候再來,等我。」
  
  梨夭不說話,只無聲的抽出手。
  
  她冷淡疏離的態度,讓帝琰眼底划過一抹暗傷,動了動唇瓣,最終什麼也沒說,沉默的離開。
  
  不多時,國宴上被她點名的宮女,戰戰兢兢的捧着狐裘進來,驚恐的跪在地上:「梨妃娘娘。」
  
  梨夭掃了眼,壓着情緒,「賞。」
  
  「是,娘娘。」
  
  站在她身後的宮女拿了一個鼓鼓的荷包,遞給送狐裘的宮女,而後將狐裘捧到她面前。
  
  當梨夭的指間划過狐裘的瞬間,那熟悉的氣息,讓她危險的眯了眯眼:「這狐裘,是周國的誰送來的?」
  
  「回梨妃娘娘,這次來的使臣,是周王的大公子。」
  
  周王的大公子嗎?梨夭抓着狐裘的手緊了緊,眼底冷意閃過。
  

入骨相思君不知

入骨相思君不知

作者:小妖美美類型:古代言情狀態:連載中

  從後宮嬪妃,到前朝重臣,再到別國使臣,無一不遭她毒手,天下百姓皆稱她妖妃禍國,要誅了她

  可沒人知道她住的青嶺山很美,有疼她的父君和母妃,也有溫潤如玉的哥哥,都被凡人一把火燒的片甲不留……

小說詳情